Patriots-x

啥cp都刷!现在取关还来得及!(

光阴冢

Cp:cop663(重庆森林)&陈永仁(无间道)

基本就是按照两个电影的线走

实在不知道怎么打tag了(跪下)

哈哈哈哈听女神的建议,这对可以叫六个核桃仁哈哈哈哈

 

-

他走了几步才意识到没人跟过来。转身去看,那个混混样的男人还立在原地,一动也不动,一只没受伤的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他。

“你还能不能走?能走就跟上来啊。”

“你不铐我?”

他走过去:“拜托,既然腿脚好好的,眼睛好好的,又不用我牵,铐你做什么?还不如你乖乖跟着我,去完医院再去警局,我们也都能省些力气。”

那个男人愣了一下,双手不自然地在裤子上蹭了蹭:“呃,喔……好啦,我这就来。”

-

在从医院到警局的路上,阿仁告诉663:“你还是第一个不铐我的警察。”

-

这是他两个月内第八次遇见阿仁。他怀疑这个小阿飞是故意的,专门挑着有他巡逻的时间、在他的辖区内惹事。开始的时候他觉得烦,冷着一张脸,随阿仁怎么油嘴滑舌也不理会。后来他也放下了架子,反正阿仁说的话都很有趣,聊聊天也好打发无聊。何况阿仁这个人啊,还真是难说。他们第一次见时,阿仁把身怀六甲的老板娘打伤,之后几次做的坏事倒是越来越叫人哭笑不得。比如上次他非要吓老伯的鸟,把那只鸟唬得上蹿下跳,落了一地的羽毛。老伯发脾气,他又不肯听,非要找巡警来调解。663到了现场,险些没忍住笑出来,但还是要安抚一下气急败坏的老伯,又半正经地教训阿仁:“不要再做这种事啦!”那只鸟直到他带着阿仁离开时还在惊魂未定地叫。

这次更夸张,据煲仔饭的老板所言,阿仁这家伙气势汹汹地冲进来,喊了一句:“收保护费啦!”老板是老实人,正要从收款机乖乖掏钱,却被阿仁拦下了。

“这个人凶巴巴地跟我讲:‘掏钱做什么!我是要收你保护费,快打电话给巡警啊!’我觉得奇怪,害怕他还有什么诡计,就没有打……结果他把我拽过去,摸出我的手机来,自己打给警察了!我都不知道该讲些什么!”

663失笑,旁边的阿仁还是那副没所谓的样子。663说:“好啦,那既然他没做什么,就没有我什么事了吧。”

“怎么没有!”阿仁不顾老板瞪大的眼珠,好兄弟一样揽住663的肩膀,“好容易约到你,一起去吃叉烧饭啊?”

-

“我要换辖区了,而且要换到夜里执勤。你不要总用这种理由来叫巡警过来啦……没说见不到嘛,喏,这是我的手机号,记好了。”

-

663没有收到过阿仁打来的电话。昨晚他吃完了黏糊糊的粥忘记洗碗,勺子也还放在碗里。今天他把勺子从碗里拿出来,两者分离的时候发出响亮的“吧”的一声。

他瞪着手里的勺子:“搞什么啊,舍不得吗?有什么舍不得,分开就分开咯。你看,就算舍不得,不还是不能在一起。所以说啊,不如开心点嘛,不要把自己搞得这样脏兮兮黏糊糊……唉,就算你们不在一起了,你的日子也要过,把自己打扮漂亮一点啊。

“什么?你问那只碗怎么样……”

663把勺子放到一边,拿起清洁球,用力地把碗上所有干掉的粥都清理掉。碗于是焕然一新。他举起勺子在碗上面晃,勺子的银质表面反射着白色陶瓷的光:“喏,你看。它离开你之后也还是这么靓。不要以为自己有多重要啦,就算没有你,它不还是过得好好的……”

663板起脸,把勺子举到眼前:“你不许再想它啦!”

-

“一份厨师沙拉。”

他养成了一个习惯:在午夜时来到辖区尽头这个小店买一份厨师沙拉。这样一来,他在晚上就没有时间去煮黏黏糊糊的粥,不必把碗和勺子留到第二天再洗,不用听它们分开时的声音,也省得再去安慰难过的勺子。

老板总是问他要不要试一下炸鱼薯条,他偶尔会犹豫一下,但答案从来都是不。好端端的厨师沙拉干吗要换炸鱼薯条?

这天他照旧来到这里,刚刚脱下帽子,还没有开口点餐,就看到阿仁从街角冒了出来。

-

阿仁和663都愣住了。老板见阿仁白衬衫上渗出不少血,脸上也是青紫一片,慌张地抓起手机要报警,被663阻止。

“他啊……”阿仁的身上混杂着血腥与白粉的味道,663几乎是在这时才记起阿仁混的是黑社会。他皱起眉,阿仁如梦初醒一样转身要逃走。663抓住他,笑着揽过他的肩膀:“没事啦,他是我的朋友啊。喔,厨师沙拉加一份。”

掌心下阿仁绷紧的肩膀又重新塌下来。这对肩膀瘦得能摸到骨头,663却还是觉得软绵绵的。

他们买了两份厨师沙拉,一边走一边吃,没人说话。663想要问他很多事,可是这周围吵得不行。他们能听到车水马龙的声音,年轻人从派对上归来的哄闹声,风吹过叶子的声音,夜宵店大声播放的音乐。夜晚的香港甚至比白天里还要喧嚣,663不知道自己要喊声多大才能叫阿仁听见。

-

“你觉得我是个好人吗?”

-

“两份厨师沙拉。”

-

663带着两份厨师沙拉和一个阿仁来了自己家里。自从那次之后,阿仁很少再满身脏兮兮地和他遇见,不过眼周的乌青到现在都没有消下去。阿仁进了门,翻翻这个,看看那个,表情懒懒散散的,手上倒是把663的家几乎翻了个遍。

阿仁躺在663的床上,手里把玩着他的飞机模型。

“你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

阿仁笑起来:“很多啊。”

“为什么不去?”

“也许三年之后吧。可是谁能说得准呢,三年之后又三年,之后又是三年。说不定直到我过了人生里最后一个三年,也没能走出这里。”

663没有接话,转身翻出一张白纸,一支笔。他在纸上写写画画,然后把纸笔递给了阿仁。

“想要去哪里,就写在目的地那栏。说不定以后梦想成真了呢。”

阿仁把东西接过来。这是一张简单的手写机票,出发地是香港,时间和目的地都是空白。他笑笑:“这太幼稚了吧。”

“说不定就能够实现呢。”

阿仁沉默片刻,随便写了一个日子。他把目光转向下一栏,刚要下笔,又开始犹豫起来。

他别扭地朝663喊:“别看啦!转过身去!”

“好好好……”

阿仁看着663的背影,舔了舔嘴唇,在“目的地”的后面写下了四个字:“我是警察”。

-

“给我看看。”

“给你看就不灵啦。”

“哇,小气……”

-

“两份厨师沙拉。”

“一份吧。那个人今天已经来过了。”

663愣了一下:“他来过?”

“是啊,他还说要把这个给你……”老板去后面翻找了片刻,拿过来一个湿哒哒的信封,“啧,他来的时候刚好下雨,湿成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里面还能不能看……”

663接过信封:“谢啦。”

-

“两份厨师沙拉。”

-

“一份厨师沙拉。”

-

“好啊,今天来试一下炸鱼薯条。”

-

小店的老板要搬走,663干脆辞掉工作,把这家店盘下来。他放很吵的音乐,在任何客人来的时候都会推荐炸鱼薯条。那个信封里装的是那张手写机票,他把它晾干,钉在了店里,纸张皱巴巴的,上面的目的地和年份都已经模糊不清。

不过他猜阿仁已经到达了那个目的地。所以才会再也没有出现过吧。

-

“这里不卖厨师沙拉……啊?哪有为什么,没有就是没有咯。要不要试一下炸鱼薯条?”

-fin-

 

纠结了一会儿最后663是厨师沙拉党还是炸鱼薯条党

想了想,663这么可爱,还是给他吃炸鱼薯条吧x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