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triots-x

啥cp都刷!现在取关还来得及!(

拥抱时常不足

原作:CACW
配对:Tony Stark &Peter Parker
分级:PG-13
警告:父子感稍微有点强(
一个小建议:看的时候请不要带脑子(你

“在这儿等着。”
不久后是一阵急躁的打斗声响。水泥的破裂声,炮弹发射时的气流声,金属臂运动的声音,还有路人的惊叫。最后,那个有着八只机械臂的怪人博士被一记斥力炮轰飞,狠狠砸在了身后的大楼上。他的小半个身子嵌在了楼里,看起来随时要掉下去,大楼结构碎裂的残骸同时向下掉落着。钢铁侠飞近了些,迅速在他身上补了几炮。直到博士整个人都陷进了楼里,而整个楼看起来摇摇欲坠,他才匆匆飞离这里,朝着某个隐蔽角落飞去。
他到达了目的地,那里的蜘蛛男孩正盘坐着,查看着腰上的伤口。彼得的左边镜片碎了,于是他在看到托尼那一刻时的惊喜完完整整地传达给了对方。他的嘴角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:“斯塔克先…”
“你疯了吗?!”
托尼撤掉了面部装甲,朝着男孩吼道。彼得被吼声吓得缩了缩肩膀,有些害怕地盯着他,嗫嚅着,不时舔一下嘴唇,喉结上下滚动。
“如果我没能赶过来,你信不信你可能已经——”死在那里。托尼狠狠咽了咽口水。闭眼,深呼吸。他不该这样说的,在他面前的是个孩子,孩子当然不懂这些。青春期的某些特有的神经递质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无所不能。他不该对着孩子这么凶——何况他是在做好的事。
“事实上,我不会的,”彼得小心地开口,“那个是章鱼博士,我的老对头。他总能想到怎么从监狱逃出来,而我也总能找到对付他的办法……”
“你……”托尼感觉到刚刚憋下去的一团火再次升了上来,彼得赶紧试图站起来,却因为腿上的伤,呲牙裂嘴地跌回原位。托尼的火气一下子被浇得半灭,他翻了个白眼唾弃自己的心软,还是伸手扶起了男孩。
彼得在他的帮助下站了起来。他察觉到托尼情绪的变化,于是大着胆子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:“谢谢你,斯塔克先生。事实上,我知道你在关心我……我知道你一直很担心我,我也很高兴有你一直帮助我。只是,嘿,我可是蜘蛛侠!呃,也许没有你们那么厉害,但我也可以搞定一些事。你不需要总是这样关照我,我虽然只有十六岁,但我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十六岁孩子,你知道的。而且,如果我真的遇到麻烦,我还有你给的通讯器啊,我一定会呼叫你的。我没那么擅长逞能。”
托尼瞪着他温和的、盈满笑意的眼睛,叹了口气,把男孩抱进了怀里:“……遇到麻烦一定记得呼叫我,明白吗?”这绝对不怪他啰嗦,都是这小子太不让人放心。
他听到彼得埋在他肩头吃吃的笑声:“知道啦。我保证我会的,斯塔克先生。”
“我姑且信你。”托尼再次翻了个白眼。
“嗯,斯塔克先生……既然你来了,能不能请你帮个忙?”彼得放开了托尼,有些不确定地问。
“说吧,喷气背包还是装备升级?”
“不是啦。只是想问你能不能送我回家?我的蛛网液似乎用光了,腿……我不确定还能不能走路。”彼得看到托尼重新瞪圆的眼睛,慌忙说道:“抱歉!如果这会打扰到你的话……没关系,我总能找到回家的办法!不用麻烦了!”
托尼的瞪视变本加厉起来:“回家?拖着一条废腿还有浑身的伤,告诉你好看的婶婶你从二楼摔下来了?听起来真不错。”
“我……”
托尼叹了口气,把男孩重新抱紧了:“抓稳。跟我回斯塔克大厦。”

彼得伤得很重。处理伤口的时候,托尼几乎不敢下手:腰部的伤痕又深又长,左腿的膝盖差不多整个废掉。他严格按照星期五的指示,小心翼翼地动作,眉头皱得能拧断铅笔。彼得再三向他保证这些伤一个月之内就能好,啰里八嗦一堆蜘蛛力量之类的鬼话,每到这时,他就停下来,抬头瞪着这个小兔崽子,直到他乖乖闭嘴。
“你要是再多话,我就不给你打麻醉,让你叫疼到没力气胡说八道。”
彼得睁大了眼睛,嘴唇绷成了一条线,小鸡啄米一样点头。
这孩子是真的怕他。他是不是太凶了?托尼神色复杂地看了男孩一眼,低下头继续手上的工作。棉球蘸着酒精接触到伤口时,托尼感觉到男孩轻微的瑟缩,他还听到男孩极隐忍的、比起之前的痛呼要明显轻了很多的抽气声。他没再说话,仔细地清理、上药、缝合。沉默延续到缝好最后一针。他把多余的线剪断,抬起头:彼得的表情痛苦得夸张又可爱,眼睛嘴唇都闭得紧紧的,活像吞下了一公斤的苦瓜。托尼被他逗得有点想笑,伸手把他抹着发胶的头发弄乱(托尼发誓他摸到了发胶,说真的,十六岁,发胶?),揉了揉他憋得通红的脸。男孩有点儿迷糊地抬头看他,他忍不住笑起来,刮了一把男孩的鼻头,沾了一食指的汗。
“斯塔克先生……”
男孩欲言又止,而忧虑的表情早就替他的嘴巴问出了问题。托尼掀起他散落到额前的头发,避开伤口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:“没人讨厌你,小鬼。只是你得好好保护自己,有了蜘蛛的什么玩意儿并不意味着你就刀枪不入了,明白吗?”
男孩松了一口气,绷紧的身体一下子柔软起来,喜悦在他眼里跳动着:“谢谢你,斯塔克先生。我会小心的。不过你可不能小看蜘蛛力量,你看,这些伤真的没有那么疼……”
托尼懒得出声反驳,直接把手向男孩腰部刚刚缝好的伤口伸过去。彼得下意识惊叫了一声,触电一样跳起来向后退。
“斯塔克先生!”
托尼无辜地耸了耸肩:“我可什么都没干。某个人说他的伤口没那么疼,我有点好奇而已。”
“呃,不,只是,你知道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这些伤口会好得很快,不需要……”
“啊,对了,”他及时打断男孩的喋喋不休,“我通知了梅婶,说你会在这里住下几天,物理项目之类的借口。”
“什么?”彼得眨眨眼睛,没能消化这件事,“你是说,让我住在这里,斯塔克大厦?”
“嗯哼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你打算这副样子回家?”托尼用下巴指了指彼得打了石膏的腿,还有刚刚缝合包扎好的伤口。
“这真的不算什么。我受过更重的……”彼得想起距离心脏不到指节宽的刺伤,还有断掉的肋骨……但托尼大声吼他的场景适时在脑子里出现了,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。出乎他的意料,托尼看起来并没有生气,他眼神中带有悲悯意味的爱意让彼得产生了一种古怪的情绪。他有点儿想窝进托尼的怀里,他猜想那里暖极了。
“你会让梅婶担心的。”
彼得低下了头。
托尼揉了揉男孩的肩膀:“在这里住几天吧。顺便给你升级装备,咱们可以研究一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对付章鱼博士那些玩意儿……”
彼得伸出手抱住他:“谢谢你,斯塔克先生。”

当初以“物理作业”为借口时,托尼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要帮一名十六岁高中生补习物理。白天里要应付记者无穷无尽的刁难,晚上回到了实验室还要被小鬼揪住问东问西,他开始认真思考起自己决定的正确性。
其实彼得的问题大部分都不太复杂,甚至对托尼来说,这是他早在十岁之前就搞懂的知识,他可以一边做自己的实验一边应付男孩的提问。但也许是他对男孩太过纵容,彼得的聒噪程度成指数爆炸式增长,从最初小心翼翼的提问,到现在肆无忌惮地跑火车。那些垃圾话究竟是哪儿来的?托尼偶尔觉得头疼,不过还是默许了男孩的陪伴。
他知道的,彼得的房间里有一张高度合适的书桌,一把非常舒适的椅子,但彼得还是总喜欢抱着作业来他这根本无处落座的实验室里。他完全可以把彼得赶回去,或者让他闭上嘴。他只是不想这么做。实验室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约会地点,他甚至会在有酒会要参加时告诉男孩别在实验室里傻等着,好好睡觉,就好像如果他不说,彼得就会在实验室里等到他回来似的。
他从来没说过,但这久违地让他觉得有了一个家。
“——所以地球在近日点与远日点时的面积速度和角动量守恒有关?好吧,其实我们不用学到这些,我只是有点儿好奇。但是如果它比人造卫星发射的计算还要复杂的话,那还是不要讲了……”
托尼从一大堆实验材料中抬起头来,男孩正坐在他暂时堆放在一边的硬邦邦的盔甲上,因为高度的缘故看起来像微微蜷缩着,作业本在膝盖上摊平。彼得没骗他,蜘蛛力量确实让他的恢复速度比常人快了不少:他的伤口几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,现在距离他受伤才过去了两周左右的时间,这小子就已经上窜下跳生龙活虎。
托尼点点头:“对你来说是有些复杂,你还是先乖乖搞定课内知识吧。”
“唔。”
这也许不是个好时机。两人吃剩的炒面外卖堆在角落,热腾腾的油腻味道混着机油味在室内漂浮着。彼得还在哼着某种轻快的流行民谣,把作业本举到了与视线齐平的位置,膝盖不安份地晃来晃去。他甚至又用那种温暖的语气叫他:“斯塔克先生!这里……”
“彼得,”托尼停下了手上的工作。他必须现在说出口,“你该回家了。”
他不该看向彼得的。男孩的表情像是刚刚被抢走了肉骨头的小狗,他几乎想要收回之前的话,让男孩长久地在这里住下。但这不行。彼得的温暖不该属于这里,他该回去皇后区那间小小的公寓,那个火辣的婶婶还在等着他,做些不怎么好吃的甜点,等着听他啰嗦学校里的事。
“我看你的伤口已经好得差不多了。”他摆出惯常的漫不经心的姿态,“你的婶婶大概也想你了吧。”
“哦,”像是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表情,彼得摸了摸鼻头,有些僵硬地笑起来,“是啊。嗯,我已经痊愈啦,该回家了,也可以开始每晚夜巡……”
“后面那个可以再等等。”
“是是是,”彼得心不在焉地答应。他站起身来,不自然地转过身朝托尼告别,“那我回去收拾一下。明天就回家。”
托尼嗯了一声。彼得拿起书包,顺便拿起了角落的外卖垃圾:“这个我来扔吧。”
托尼点点头:“谢了。”
“小意思。”
他听到男孩缓慢的脚步。当开门声响起时,托尼忍不住叫住了他。
“要不要去喝一杯?”
“我还没……”彼得下意识地想要回答自己还没有成年,好在他及时想象到了托尼听到这句话之后翻上天的白眼,于是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,在一番心理斗争之后点了点头:“好啊。”

他们来到了用餐区。如果彼得没有沉浸在第一次喝酒的忐忑与兴奋中,他应该能发现托尼那副恶作剧得逞的神情。他甚至在托尼打开冰箱门时忍不住开口:“呃,斯塔克先生,你知道,我之前没有喝过酒,而且明天还要上学,所以我觉得今天还是试试度数低一点的……”
彼得的后半句话被托尼手里拎着的两盒牛奶憋回了肚子。
“你说什么?”托尼假装无辜地眨了眨眼睛,明明想要大笑却要故作严肃。
彼得脸上的表情风云变幻了一阵,最后幽怨地接过牛奶,小声嘟囔着:“故意耍我。”
“嗯?”
“没事。”
托尼大笑着拍了拍男孩的肩膀,和他并排坐在吧台旁。
“就当是为你践行。”托尼煞有介事地把牛奶举起来。彼得撇撇嘴,同样举起牛奶和他的碰了碰。
“我只是不住在这里了,又不是要去驻扎在什么太平洋上的小岛。”
“是是是,我只是说一说。”
托尼喝了一口牛奶。彼得看到他放下盒子后胡子上沾的一圈白色才终于绷不住笑容,从旁边拿过抽纸递给他。
“斯塔克先生,说真的,明天就要离开这里,我还有点儿舍不得了。”
托尼揶揄道:“这才两个星期都不到,你就已经忘记你的梅婶了?”他不想承认自己在听到这句话时是有些开心的。
“我才没有!”彼得慌忙争辩,“我只是……”
托尼没能等到男孩的下文。彼得没有继续说下去,趴在吧台上摇头叹气,整个人像是一下子老了十岁,豪饮牛奶的样子仿佛在借酒消愁。
“好吧,真受不了你。是我说错话了,你想来我这儿的话随时欢迎,这样行了吧?”托尼半是讨好地揽过彼得的肩膀。唉,现在的孩子啊。
彼得像是对他的动作没有知觉,不挣扎也不迎合,只是故意盯着天花板看。
“有的人啊,不懂别人的心意,还要把这份心意曲解。”
托尼微笑着拍了拍彼得的肩:“等你长大了再说吧。现在,把牛奶喝掉,乖乖上床睡觉。”
“唔。”

-fin-

评论(14)

热度(9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