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triots-x

啥cp都刷!现在取关还来得及!(

It Might Be You

原作:TheSocial Network

配对:EM有cp向,但似乎更像是暧昧……一步一步来吧

警告:和好的小短篇,随便写写,价值观可能比较奇怪,但是毕竟每个人眼中的tsn都是不一样的,也希望大家理解一下(合掌)另外机场的描写不知道有没有bug……。

闲话:听着题目这首歌随手写出来的!这歌好甜呜呜。花朵男友力blingbling的!(

 

加州的阳光比他印象里要明亮得多。不过或许他没资格说这样的话,毕竟他对这里的所谓“印象”也大多来自于四年前那个暴雨的深夜。Eduardo来到候机厅,找了一个位置坐下,不多的行李放在身旁。规矩的西装三件套让他感到热,他于是脱下了外套,挂在行李上,衬衫纽扣解开了两颗。

他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:算上时差,自己要乘坐的下一班到纽约的飞机在四个小时之后。面对这三个多小时的空闲时间,Eduardo有些不知所措。他习惯于从新加坡直飞纽约,本来就极少会转机,在加州停留更是头一次。他四处张望了一下,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按下了开机键。这台已经用了两年多的诺基亚在开机时总是极其缓慢,他有些焦急地敲着机身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,在屏幕终于亮起来之后松了一口气。看着桌面上弹出的消息,他不露声色地笑了笑,挨个回复过去,又打了个电话,向纽约的接待确认了接机事宜。

接下来的时间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但他觉得至少不该浪费在这张狭窄的椅子上。所以他活动了一下身体,拎起行李,在机场里闲逛了起来。

这是他第一次有较长的时间停留在这个机场,但这里也没什么好逛的。无非是些免税店一类的。他的目光只在一间星巴克停留了片刻,而后便拖着行李继续走。他看到工作人员推着一摞推车走过,侧身避让了一下。漂亮高挑的空乘们急匆匆地走过。一对老夫妇有说有笑地走着,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。他知道有几个年轻女孩在偷偷看他,他对此不甚在意,只是不小心对视时他也会回以一个礼貌的微笑。

他最后差不多来到了安检的地方。熙熙攘攘的人群像嗡鸣的蜂群一样喧闹。Eduardo并不那么喜欢吵闹,他打算离开,却在转身前一秒被一个身影定在了那里。

Mark。

那人一头卷毛,刚刚走出安检口,正在穿上那件灰色的连帽外套。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,默默地穿好外套,把里面的帽子胡乱拿出来,又把为了过安检而拿出的东西一一收回包里,然后就背起包来急匆匆地转身离开人群,抬头辨认着路标。

Eduardo看着他在确定好方向,就要急匆匆地赶过去的时候看到了自己。他看着Mark用一种可以说是惊慌的表情看着自己,不禁咧开嘴角笑了笑,高高地抬起手臂朝Mark挥舞起来。

-

Mark说他是来赶一班去往英国的飞机,会在三小时之后起飞,而该死的Dustin不知道发什么疯,非要他提前这么久过来,挑了各种诸如航班提前、司机的母亲生病、路上堵车、星座运势说之类的没什么可信度的理由,甚至还做出了“如果Mark你不听我的我立刻离开facebook”这种,让Mark险些不冷静地把他连人带铺盖踢出facebook大楼的威胁。

“他脑子里肯定是住了恶魔。我觉得我有责任拯救他,比如让他多加加班清醒一下。”

Mark恶狠狠地说道,而Eduardo忍不住大笑起来。服务员走来把两人点的咖啡放在桌上,Eduardo热情地说了谢谢,Mark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也别那么说,咳。想想看,如果不是Dustin,也许我们就遇不到了呢?”

Mark停顿了一下,耸了耸肩:“好吧,看着这个份上,我可以放过他这一次。”

两人现在面对面坐在一家星巴克里。椅子硬邦邦的,但这不再让Mark觉得如坐针毡,他不再像最开始那样急着逃走。Eduardo为此小小地放松下来,而他知道更难的在后面。他提了一口气,Mark看着他,等着他说话。他看着Mark,之前准备了无数次的说辞都梗在了喉咙里。

“先喝点咖啡吧。我觉得这东西没有红牛实用,我也不喜欢热饮,不过……”Mark再次耸了耸肩,“随便了。”

Eduardo听从了Mark的建议。咖啡的热气似乎让他更镇定了一点。

“Mark,我想,我只是想……”他低下头,慢吞吞地挽着袖口。每往上挽一圈,他都会先停下来,把边缘的褶皱抚平再继续。Mark咽咽口水,他看着细细的汗珠从Wardo额头上流下来,产生了一点要想去帮忙擦掉的冲动。

“你愿意听一听我的事吗?”

Mark眼睛睁大了些,Eduardo抬起眼睛瞥了一下,看得出其中愉快情绪的闪烁。Mark轻轻点头:“当然。”

“你知道,我现在在新加坡做生意。”Mark的情绪似乎给了他说下去的勇气,Eduardo低下头继续整理袖扣。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踏实,呼出了一口气,似乎不再那么紧张了,“我最近投资的一家公司,CEO和你当时一样,很年轻。当然了,比你当时要大一点,不过大概也就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年纪……”Eduardo抬起头来,朝Mark笑了一下。一个单纯的笑,似乎不带有任何情绪。

Eduardo继续说道:“我相信他一定会有所作为的。你知道的,他就是那种——”Eduardo停下挽袖子的动作,双手在空中滑稽地挥舞了几下,最后像是被自己逗得笑了起来,Mark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,“我不知道怎么说,但是,Mark,他和你在某些方面很像,这让我相信他会很出色。”

“如果我们真的有那么像,也许可以认识一下。”

Eduardo大笑了起来:“好主意,如果你什么时候来新加坡,我可以带你去见见他。我猜你们会很聊得来的。”

他额头上的汗珠在阳光下发着亮,他的笑也是。Mark几乎要伸出手去了,最后他只是把手掌放在膝盖上磨蹭了几下。

“他有一个合伙人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Eduardo已经理好了袖口,转而用手肘撑着桌子,抬头看向Mark。他微笑着,深棕色的目光里饱含着情绪。Mark回望着他。Mark感觉到像是有一道鸿沟在他和Eduardo之间无声无息地出现,而且越来越深。他想要出声呼唤他,或者伸手抱住他。而他实际所做的也只有看起来凶狠地瞪视Eduardo而已。Eduardo似乎又被他逗笑了。Wardo为什么这么爱笑?他感觉到肩上温暖的安抚一样的轻拍,是Wardo正在拍他的肩膀。

“他的合伙人是他的同学。听说是在学校的派对上认识的,两人当时聊得很投机,最后他对这个同学讲了自己的创业想法。之后又经过一年的相处磨合,他们在毕业后开了这家公司,”Eduardo耸耸肩,“但是没能行得通。问题在公司成立之后开始暴露出来,两人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。他告诉了我这些,我猜他很信任我。老天,我不知道为什么,似乎每一个年轻人都会信任我,我长了一张令人信任的脸吗?”

Mark试着找回了自己的舌头,点了点头:“是的吧。你有那种亲和力,而且很好看。”

Eduardo坏笑了一下凑近他。上帝啊他从来都不知道Wardo也会这样笑:“Mark,你一定听说过这句话:情人眼里出西施。”

Mark慌忙争辩道:“可这是事实。在哈佛的时候就有不少女孩子追你。Chris告诉我其实还有不少男孩子。”

Eduardo大笑着摇了摇头,低头用勺子搅着咖啡:“好吧,好吧。我继续说。他问我应该怎么办,我叫他施了一个小魔法,让他的朋友从公司退出了。”

Mark瞪着他。

Eduardo发出一声轻笑:“好吧,这个说法是一种过分美化的修辞。事实上,我们骗了他的朋友,把他赶出了公司。”

Mark感觉像是脖子被人掐住了一样,他无话可说,甚至连呼吸都成了问题。

“这其实是最好的决定。不管是对公司,还是对他们两个人。这位朋友的离开无疑对公司的运行是有好处的,而对于他俩来说,这样总比继续互相折磨下去耗费心力要轻松得多,也好看得多。而站在我的角度上说,我是一个商人,对公司好的决策我都没道理不支持。”

Mark张了张嘴,喉头终于发出一点声音:“他的朋友……”

“什么?”Eduardo抬头看向他。

“他的朋友,”Mark和Wardo对视着。他的声音并不大,甚至可以说微弱,却像是一声内心里迸发而出的真诚的呐喊,“他的朋友还好吗?”

Eduardo坚定地看着他,露出了他最熟悉的那种温柔的笑容:“我得承认,他的朋友不太好。但是这很正常,这当然不是什么容易接受的事,何况他年纪还小,肯定是需要时间来恢复的。在他离开公司后,我请他吃了一顿饭当做道歉,我告诉他,现在生气是正常的,但是别被愤怒压垮自己,首先这次经历会让你明白许多事,而且几年后的你再回头看这件事的时候,你会有不同的理解。”

Eduardo的声音温和极了,却让Mark感觉到如鲠在喉。Mark说:“对不起。”声音颤抖着。他说完就紧紧闭上了嘴。

Eduardo笑着摇了摇头,对Mark的道歉不置可否。他向前倾了倾身子,眼神多了些调皮:“哦对了,我还告诉他一件很重要的事。不管现在多生气,千万别把他朋友的联系方式都删除。否则的话,万一以后想通了想要和好,也不至于从新加坡去纽约还特意跑来洛杉矶转机,只为了一场可能发生在机场的偶遇。”

Mark低下头,嘴角克制不住地向上扬起:“你可以用facebook的。虽然直到现在Erica还没有同意我的好友请求。”但你知道我会同意你的,随时随地。

“哦,也对,现在的年轻人都在用这东西。不过说实话,我还是不太习惯,所以只好等到现在——老天,这几率有多小,你能想象吗?说不定这一辈子都遇不到了!”

“Wardo,”他几乎已经忘记个这个名字从舌尖辗转而出时的温暖。而在它脱口而出的那一刻,那种温暖熟悉得像是从未离开他过,“我们遇到了。”

“是啊,Mark,我们遇到了。”

“Wardo,”Mark真想这样叫他一百遍,“Wardo……”

Mark带着止不住的笑意看向Wardo。他终于伸出了手,抹去对方额角的汗珠。

--

两人在分别前约好了下次见面的时间,Eduardo郑重地跟Mark啰嗦要爱惜身体,Mark笑他是老妈子,一切都仿佛和在Kirkland时没什么两样。Mark偷偷告诉Eduardo自己最近长了肚腩,还撅着嘴状似苦恼地隔着衣服捏了捏肚子,Eduardo笑得前仰后合。

“Wardo,我们什么时候再见面?”明明是几分钟前说好的事,Mark还是忍不住再确认了一遍。

Eduardo耐心地回答:“下个月23号,我会去纽约,而你说了你也会在。你不会反悔了吧?”

“不!当然不。”Mark皱了皱眉,“只是太久了,这意味着还要再过去一个多月我才能再见到你。”

“慢慢来,”Eduardo拍了拍他的后背,“总有机会相见的。”

Mark咬了咬嘴唇:“嗯。”

他感到Eduardo放在他后背上的手停了一下。他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朋友,Eduardo的表情似乎有些躲闪。

“呃,”Eduardo摸了摸鼻子,“那个,Mark。好吧,我不该瞒着你的。”

Mark拧起了眉头:“什么?”

“好吧,其实……这并不完全是一次偶遇。事实上,我和Dustin一直保持着联系,是他告诉我你今天会乘飞机去英国参加会议,而我恰好也要来纽约,所以——”

“所以说这其实是你一手策划的偶遇?”

Mark的声音平静得没有半点起伏,像是酝酿着一场暴风雨。但他的这个反应Wardo简直再熟悉不过:Mark只是在假装生气而已,所以他才不会被吓到。Eduardo笑起来:“有一半是。我知道你会出现在这个机场,但在这个机场里,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哪的。所以这还是可以算作偶遇——”

Mark抱住了他。他愣了一秒,也伸手回抱住了。他不记得Mark是会主动拥抱的人,可以说在之前的岁月里,他还从未收到过Mark的主动拥抱。他这才记起两人分开的这几年,记起他们是如何分开的,这让他隐约有点想哭的冲动。而当他意识到现在两人再次相遇,而彼此有多渴望对方时,泪水冲出了眼眶。

“谢谢,谢谢你Wardo。”

“Mark,”他紧紧拥住了怀中人的身躯,“我们是朋友。”

Mark没再说话,只更紧地抱住了他,额头抵着Wardo的肩膀。Eduardo渐渐感觉到肩膀处的湿润,他微微笑起来,转头用些微哽咽的声音在Mark耳边重复道:“Mark,我们是朋友。”

-fin-

评论(11)

热度(44)